<rt id="6qwws"><option id="6qwws"></option></rt>
<rt id="6qwws"><wbr id="6qwws"></wbr></rt>
<rt id="6qwws"></rt><rt id="6qwws"></rt>
<samp id="6qwws"><wbr id="6qwws"></wbr></samp>
<samp id="6qwws"></samp>
<acronym id="6qwws"><wbr id="6qwws"></wbr></acronym>
<rt id="6qwws"></rt>
<rt id="6qwws"><noscript id="6qwws"></noscript></rt>
打造一支永遠不走的人才隊伍
發布日期:2018-09-10                               打印本頁
瀏覽次數:
    藏族小伙子求英久美正在楊凌職業技術學院求學,是學院玉樹水利“訂單班”二年級的學生,暑假期間,他回到家鄉青海玉樹藏族自治州,在州水利局實習了半個月。明年畢業后,他就要走上水利工作崗位,投身“三江源”保護一線:“兩年多的學習讓我掌握了很多水利專業知識,很期待畢業后為家鄉的水利事業貢獻一份力量。”

青海雄踞青藏高原東北部,河流縱橫、湖泊棋布,素有“三江源”“中華水塔”的美譽。豐富的水資源亟待保護開發利用,高素質水利人才卻十分缺乏。針對這一發展瓶頸,2016年起,玉樹、果洛水利人才“訂單班”相繼開辦,求英久美等人進入水利人才“預備役”,藏區水利事業正在注入新鮮血液。

政府“下單” 學院“接單”

“引不進、留不住”,是青海藏區水利人才發展面臨的最大瓶頸。高寒缺氧、氣候惡劣,使不少人才望而生畏;集西部地區、民族地區、貧困地區于一身的現狀,更加大了引才育才的難度。“因為人才缺失,一些迫在眉睫的水利建設項目不敢申報,就怕項目下來了,沒人能干。”玉樹州水利局局長才多杰憂心忡忡。

“水利工程有其自身的特殊性,對于設計規范、施工質量、監理水平等的高要求,本質上就是對水利人才素質的高要求。”青海省副省長嚴金海說。但全省6600多名水利從業人員中,具有中專以上學歷的只有一半左右,技能人才僅占27%,尤其是在6個藏族自治州,縣鄉基層單位水利人才幾乎是空白。

緩解人才之渴,青海探索已久。“大型項目、重大生態環境保護工程等可以少量引進一批高端人才,但只限于一時一事,不是長久之計。”青海省水利廳廳長張世豐道出背后的關鍵,“中小項目的開發,項目的后續管理、日常維護等,都需要熟識當地情況并能長期扎根在此的實用人才。”

“青海南部藏區基層水利人才長期存在的問題嚴重制約了三江源地區的經濟社會發展。為此,青海玉樹州黨委政府專程來水利部,提出幫扶人才隊伍建設的請求。水利部黨組高度重視,把這一問題作為水利人才隊伍建設的難點優先解決。”水利部人事司司長侯京民道出了“訂單班”誕生的緣由。

2016年起,在水利部的協調下,玉樹、果洛州政府先后與水利教學經驗豐富的陜西楊凌職業技術學院合作,開辦水利人才“訂單班”,政府按需“下單”,學院按需“接單”,開啟了本土人才培養的新模式。

能進入水利人才“訂單班”,對求英久美來說是難得的機會。“訂單班”面向當地藏族高考考生定向招生,進行專班訂單培養,目前已招錄2批79名藏族學生。這些學生畢業后,將通過優先錄用、政府購買服務等形式定向到藏區水利相關崗位就業,一解他們的后顧之憂。

“與引進的外來人才相比,‘訂單班’學生更愿意扎根家鄉,從而改變以往‘飛鴿牌’人才招錄方式造成的人才留不住問題。這有效破解了玉樹這樣的邊遠民族地區基層水利人才匱乏的困境,對其他邊遠、民族地區基層水利人才培養具有可復制可推廣的意義。”水利部黨組成員、副部長田學斌對此高度評價。

立足“本土化、民族化、專業化”

“本土化、民族化、專業化”是“訂單班”的特色,這在課程設置上展露無遺。除了大學英語、計算機等公共基礎課和水土保持、水利工程等專業基礎課,“訂單班”專門設置了符合藏區特色的農林牧等生態保護課程以及實用技術課程,使學生們學到的知識更接“地氣”。

玉樹班學生才仁文毛最喜歡鄉鎮給排水這門課,課堂上她學會了如何利用這一技術凈化和節約水資源。“將來這些知識能用于家鄉那些沒有通自來水的偏遠鄉村,很實用。”

利用寒暑假,學院會組織學生實地參觀重點水利工程建設,參與工程監理、測量勘察等實際工作,為民族地區培養“用得上、干得好”的實用型人才。

赴涇惠渠灌區、馮家山水庫等地的現場學習,讓玉樹班團支部書記才仁松保收獲頗豐,他開始思考如何在西部地區形成生態可持續發展的良性模式。實習期間,求英久美在玉樹州水利局質檢科科長的現場指導下,了解了怎么進行質檢、質檢合格的標準是什么,“以后就能直接上手了”。

“訂單班”多數學生來自農牧區貧困家庭,結合脫貧攻堅有關政策,學生們的學費由政府資助一年、學院減免一年、學生自己承擔一年。學院還對特困生發放貧困補助,避免出現因學致貧、因貧退學。才仁松保的父母身體不好,家里沒什么收入,要供一名大學生很難,“如果沒有‘訂單班’,我可能就失學了。”他很感激。

兩年多來,“訂單式”培養模式成效初顯。楊凌職業技術學院院長王周鎖自豪地告訴記者,目前,大部分學生已經拿到了NIT(全國計算機職業技能考試)證書、測量員證書等,去年下半年,幾乎所有學生都報名參加了全國職業院校技能大賽。

今年8月,黃南州政府與楊凌職業技術學院簽訂培養協議,這是繼玉樹、果洛之后,青海省第三個引進訂單培養模式的藏族自治州。“我們要繼續推廣‘訂單式’培養模式,為藏區基層打造一支永遠不走的水利人才隊伍。”張世豐說。

平特肖心水论
<rt id="6qwws"><option id="6qwws"></option></rt>
<rt id="6qwws"><wbr id="6qwws"></wbr></rt>
<rt id="6qwws"></rt><rt id="6qwws"></rt>
<samp id="6qwws"><wbr id="6qwws"></wbr></samp>
<samp id="6qwws"></samp>
<acronym id="6qwws"><wbr id="6qwws"></wbr></acronym>
<rt id="6qwws"></rt>
<rt id="6qwws"><noscript id="6qwws"></noscript></rt>
<rt id="6qwws"><option id="6qwws"></option></rt>
<rt id="6qwws"><wbr id="6qwws"></wbr></rt>
<rt id="6qwws"></rt><rt id="6qwws"></rt>
<samp id="6qwws"><wbr id="6qwws"></wbr></samp>
<samp id="6qwws"></samp>
<acronym id="6qwws"><wbr id="6qwws"></wbr></acronym>
<rt id="6qwws"></rt>
<rt id="6qwws"><noscript id="6qwws"></noscript></rt>